大卫德夫妇的红印花小一元

作者:张兰青 邹小亮,

Percival David 大卫德爵士(1892年7月21日-1964年10月9日),是出生于印度孟买的英国金融家,最知名的中国邮票收藏家和中国瓷器收藏家,1939年加入英国皇家邮学会。

目前唯一存世的红印花小一元双连(图1),德铿去世8年后于1956年11月由其长外孙交伦敦哈默公司拍卖,底价800英镑,未拍出。英国集邮家大卫德于同月私下洽购了这一双连,从而成为其第二位藏家。大卫德夫妇拥有这一双连13年,1964年10月9日大卫德去世,5年后被列于伦敦劳勃生·罗公司(Robson Lowe Lfd)拍目(1969.11.13)第2149项,注明“原德铿藏品”,落槌价2500英镑。这次拍卖的其它红印花珍品还有:小4分复盖新票横三连,是小4分复盖票最大的连票(图2);大1元存世最大连票十方连,销1897.2.2大清国家邮政正式开办日上海海关日戳(图3);5元双连新票,5元倒盖销琼州海关1899.8.10汉英文戳;小4分带上边纸方连新票;小2分倒盖四方连新票;小2分倒盖兼复盖四方连新票,上2枚“倒兼复”,下2枚倒盖。这件“倒兼复”四方连拍自菲纳根邮集时,原是一件倒盖八方连,其中2枚“倒兼复”,大卫德将其“一分为二”,拆下了一个倒盖四方连。据菲纳根拍目介绍,这件八方连原属Gardner邮集。

珀西瓦尔·大卫德爵士(Sir Percival V:ctor David)是阿格纽之后英国最大的华邮藏家,他得益于1937年10月美国菲纳根邮集的拍卖和1940年美国阿格纽邮集的拆卖,从而使他的收藏更超过了这两位前人。

1936年,中国在伦敦举行古董展览会,大卫德为赞助人之一,在展览会期间,他突发收集华邮之心,遂至各大邮商处,大肆购买华邮珍品,一下子购得大小邮集七八部,又从贮藏室内找出1913年购买的十册古典华邮。到1940年时他已有古典华邮100册,光大龙就有1700多枚,大龙150余个,以及大龙1分银无齿全张等珍邮,从而使他对大龙版式与邮戳的研究掌握了丰富的素材。

1936年底美国成立了中华集邮会。一年后,大卫德成为最早入会的英国集邮家之一,其会员号为160。 1941年4月17日,大卫德去纽约集邮家俱乐部出席邮会并作了演讲。在访美时,他结识了施塔、纽伯利、坎曼等华邮大藏家。,大卫德又携其女秘书雪梨·哈台于同年11月中来到上海。在上海时终日混迹于邮市,搜罗珍贵华邮,曾与罗门、陈复祥等邮商大谈邮经,并与沪上中西邮人聚餐于新雅酒家。半月后太平洋战争爆发,他们被作为敌对国公民,在沪银行帐户也被冻结。

雪梨·哈台女士也是一位集邮家,她1932年在远东周游时爱上了中国邮票。当时她的足迹已遍及远东、美洲与非洲,研究当地的艺术品。由于对中国艺术品的共同爱好,她与大卫德相识并相知。这次在上海又同被日本人拘押,一起被关进集中营,在此期间,大卫德患了肌萎缩性脊髓侧索感化症,后来导致其全身瘫痪。

大卫德与雪梨结婚时,他们把两人的华邮收藏合在一起。此后十多年,他们致力于收集齐全早期中国邮品,共同研究中国早期邮政史,古典票的版式。大卫夫人则成了其中国艺术馆的馆长。二战后,大卫德只能坐轮椅出行,然而他仍然去美国、日本、瑞典等国参加集邮活动。

1947年,大卫德的中国邮集参展“美国百年邮票大展”,获二等奖,展集中首次披露购自阿格纽的红印花原票八方连,购自菲纳根的红印花小2分“倒兼复”八方连,以及“北海票”2.5毫米长距加盖四方连,等等。1960年,大卫德夫妇参赛伦敦国际邮展,获得金奖,他们展出了中国商埠、客邮、大清、航空及邮政史,还有诸多早期样票,其法、德、意等国的样票尤其精彩,在国际集邮界可谓首屈一指。1964年大卫德去世后,大卫德夫人在1965年携邮集参加英国国家级邮展与维也纳国际邮展,皆获金奖。

大卫德邮集由劳勃生·罗公司整理编目,在1963—1975年间分10次拍出。其红印花原票八方连被拆成2个四方连拍出,其一拍给黄天涌,另一拍给菲律宾红学大师黄光城,黄光城又将方连一拆为四,由四位红花藏家分享。大卫德邮集中的4枚小一元则在如下3次拍卖中转让:1965年11月9日拍卖第22号票(黄氏编号,下同,图4);1969年11月13日拍卖第5—6号横双连;1970年7月22日拍卖第15号票(图5)。

最先拍卖的第22号小一元列于当次拍目第196项,估价550英镑,落槌价1200英镑,买主为美国女集邮家葛兹(Dolores Hertz),她是美国中华集邮会的创始会员之一,会员号61,其父为美国大邮商尤金·克莱恩,曾向周今觉推销过小一元拆角连加一枚的组合四方连,他是第一个经手美国珍邮24分飞机倒印全张票孤品并拆开拍卖的邮商,后来担任过两届美国集邮协会会长。这次拍卖的其它红花珍品,还有小4分复盖新票双连,小4分二新一旧;5元新票2枚, 5元倒盖一新一旧;小2分倒盖新票方连,小2分倒盖三新二旧;大1元新票横三连、旧票六方连,大1元实寄封2枚,等等。此外,这次拍卖的还有大卫德诸多上海工部大小龙票,其中有上海大龙2分银条纹纸带水印五连孤品,上海小龙20—100文印在一张大卡纸上的黑样票孤品,等等。
最后拍卖的第15号小一元列于当次拍目第221项,估价850英镑,落槌价1200英镑,为黄光城拍获。这次拍卖的其它红花珍品,还有签有1896.3.26字样呈报总税务司赫德审批的红印花母模黑样票,落槌价275英镑;原票带右边纸四方连1500英镑,原票单枚375英镑,原票销厦门大圆戳剪片(剪自锦嘉义制作的实寄封)525英镑;大1元带上边纸四方连新票70英镑;带上右边纸与张号“7”方连新票110英镑;5元带下边纸双连新票260英镑;小2分“倒兼复”310英镑;1898.8.23贴5元直双连琼州寄福州汇兑印纸320英镑;小2分复盖四方连新票400英镑;小2分倒盖四方连新票120英镑,经比对齿孔,这正是大卫德从菲纳根那个八方连上拆下的那个;5元倒盖新票240英镑。这次拍卖中大龙及其样票与实寄封也是强项, 其中落槌价最高的是阔边大龙5分银新票八方连(图6),估价1250英镑,落槌价1600英镑。

本文来自先睹堂主的博客,手机集邮经授权转载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