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世界各地自动化邮票攻略(一)

作者:Edward,

此文创作于2017年8月,篇幅有点长,故编辑拆分几篇来介绍玩邮心得,回眸2017年的自动化邮票,不过其实说实话除了英国在9月13日发行《皇家邮政遗产:空邮运输》(Royal Mail Heritage: Mail by Air) Post & Go自动化邮票值得订购之外,总的来说应该可以收摊“埋数”了,今年只做了先前介绍的人岛《三曲腿图通用邮票》新加坡《新加坡天际线》外,就只有直布罗陀、澳门和葡萄牙有做了,这三个地方按目前计划今年都只会有1枚(或一套)发行。

同之前惯例直布罗陀的《鸡年》 (Year of the Rooster)选择在伦敦春季邮展上发行,就如人岛的自动化邮票一样我选择请伦敦朋友帮我代为打理,然后请他访港期间交给我制作封片。不过我今次也顺便请朋友代购春季邮展加字版《直布罗陀弥猴》(Barbary Macaques),这款自动化邮票首次在2016年的纽约世界邮展上亮相,然后就与《直布罗陀旗》(Gibraltar Flag)一同放在邮局机器内售卖。

早两日收回寄澳门代收的信封,巧合地因为“倒戳”的缘故,今年和去年的信封差不多用了2个月由直布罗陀寄去目的地。不过今年寄澳门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那枚紫色的“International Signed”挂号标签。早一年他们参考了英国,直布罗陀把邮件挂号优化,将一部份区域如欧洲大部分国家、亚洲区的新加坡、香港等只提供“International Tracked and Signed”可全程追踪及需要签收的挂号服务(即绿色标签);而其他地方则只有“International Signed”签收挂号服务(紫色)。不过和英国不同的是两者收费并不相同,寄同样的一封挂号邮件,寄往香港和澳门便会有不同收费,而英国则是统一的。

至于极限片我选择了朋友赠送的“香港警察邮学会”明信片,片图由一堆香港邮票砌成,并没有什麽特别,不过赠片就无谓挑剔了。

重贴去年的《猴子的一年》(Year of the Monkey)信封及其背面,盖有沙田中央派递局(SCL)2016年5月25日双圈日戳。

《鸡年》及春季邮展加字《直布罗陀弥猴》自动化邮票的信封,补《直布罗陀雀鸟》通用票符资寄澳门,背后销2017年5月17日到达戳。

澳门的《鸡年》自动化邮票改在5月才发行,如同去年的预告,今年选择放弃过澳门了。而事实上种种理由之下亦无法去澳门一游,只好请朋友代为制作了,而制品也大幅缩水至只有1枚官封和1枚极限片,连经典50元也欠奉,看来这个组合应该会成为随后7年的标准。

找朋友代办的官封,预先把地扯可撕标籤寄给他了,待收回才撕走并在信封上补盖地址。为保持整洁统一,真的是接受不到手写地址了。又是这枚明信片,我承认确实比较闷的,不过朋友就是给我2枚了。

葡萄牙惯常每年都会发行两套自动化邮票作更换,不过今年邮票好像编排太密了竟只有一套,也是3枚一套。葡萄牙的自动化邮票售卖机一般装置于邮局外,另外较多人使用的地方和澳门一样设置一整座的邮亭。不过要注意的是这些机器早于2000年装置,至今年都已经用上十七、八年了,卡币的情况经常发生,我就试过,还要是星期日,难以求助。今年的主题是《国际可持续发展旅游年2017》(2017 Ano Internacional do Turismo Sustentável para o Desenvolvimento),3枚自动化邮票都是插图化了的葡萄牙旅游热点,不过可惜这三幅插图难以判断所画的地方,冒险制作极限片实在有浪费资源之嫌。幸好我手头上有一张昔日在纳扎雷 (Nazaré)买了但未有使用的明信片,我便尝试做此片了。

纳扎雷位处葡萄牙中部,由里斯本坐长途巴士前往的话要约需二小时车程而已。十年前去的时候因只有早上有巴士直接前往,我便顺道先去奥比杜什 (Obidos)然后再去纳扎雷作一天游,还记得这两个地方都是前一天才决定去,事先没有任何计划。纳扎雷昔日是穷困与世隔绝的渔村,分山上和山下两个区域,区域间用缆车(缆车早数年曾上邮票)接驳,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近数十年,下区沙滩发展成旅游胜地,而冬季从大西洋吹来的数十尺巨浪更是闻名世界,吸引喜爱挑战的滑浪爱好者。

讲到这里其实有点离题,不过最尾要补充一下今年稍后有一套邮票关于奥比杜什,到时又要继续入货了。纳扎雷邮局外的邮电招牌,我倒发现是每个地方都不同的。

十年前我用他们的邮戳都已损坏严重了,结果最近数年换了胶戳,其实对我来说有点可惜,始终钢戳比较精美。葡萄牙在近年开始加快使用胶戳替代损坏的钢戳,即是说换一把便少一把,买少见少。

手机集邮经作者授权转载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