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由苏伊士”到“经由西伯利亚”1869-1937(十一)

作者:张兰青,

图1 为1930年4月23日哈尔滨寄瑞典哥丁根的加急挂号信。信上注明“经西伯利亚”,在“快件”文字下,有红笔下划线,另盖长方形有框“快件”指示戳,所贴邮票面值合计31分,邮程13天。
西伯利亚大铁路运邮1年多,1931年9月18日,日本在东北挑起“9.18事变”,占领了东三省,并彻底控制了东北的南满与东清铁路。但西伯利亚邮路没有停止运送邮件,中华邮政仍然坚持部分邮权。1932年3月9日,日本为了欺骗中国民众,掩盖其明目张胆占领东北的罪行,扶植了“满洲国”傀儡政府。中华邮政仍在坚持工作,使用中华邮政邮票,同时向国内外宣告,不承认这样一个傀儡政府。到7月伪“满洲国”发行邮票,中华邮政无法在东北继续办理业务,乃于7月23日根据政府指令,撤退进关,同时宣布停办一切东北邮务,封锁东北邮路,不承认“满洲国”邮票。所有寄往欧洲和美洲的邮件,一律不走西伯利亚邮路,改走苏伊士运河或太平洋邮路。
中国自己可以不让邮件走西伯利亚大铁路,但要求各国都不走西伯利亚,就不免强人所难了。图2为1933年1月31日瑞典通过西伯利亚邮路寄北京封,收件地址“瑞典别墅”,即斯文赫定在北平的寓所。

图2

 

待续……

本文来自先睹堂主的博客,手机集邮经作者授权转载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