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中航邮务机

作者:李圣恺,

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风景明信片上,常可见到苏州河边的邮政大楼,顶层钟楼上装置着中国航空公司的广告(图1),昭示其主要业务:“载客”和“运邮”;大钟上方为环状的AIR MAIL(航空邮政)字样,下方则有中航的英文缩写CNAC(China National Aviation Corporation)。在30年代,中国航空公司是承担航空邮运的两大公司之一,另一家是欧亚航空公司。
笔者十分关心上海早期邮政的相关影像,一直希望能找到反映中航公司邮运的相关邮品。但收获甚微。最近笔者在翻看一枚很久之前就收集到的航拍明信片(图2)时,出于对早期在华飞机的兴趣,放大了飞机细部,竟然发现其机身上印有一大大的“邮”字!(图3)

道格拉斯2型机“南京”号

为了确认这架飞机的身份,笔者先对其机型进行确认。照片中这架邮务机的机型为DC-2,是经典的DC-3型机的先驱。在这张照片中我们还能看到DC-2和DC-3的最大区别:其机首的“大鼻孔”机鼻着陆灯。

美国道格拉斯公司在1933年制造了DC-1型机,仅生产一架。该公司在对其增加座位至14座(一边有7个舷窗)并增加马力后就改为DC-2型,在1934年5月试飞后不久,中航就开始引进这种先进的全金属新机型为中华邮政服务。《申报》1934年11月3日载:“沪粤线复航八小时半到达 中国航空公司沪粤航线于昨晨正式复航,由总飞机师安利生驾驶第二十一号道格拉斯新机,于上午六时三十五分由龙华机场起飞。上海邮政局于昨晨六时将邮件二十公斤交到机场运送。”

至1937年,中航公司共有7架DC-2型机,其1934-1937年的年运邮量分别为40、52、71、73吨,对应的日平均运量为110、142、195、200公斤。

若更加仔细地观察机头,还能看到左读的“南京”二字。根据中航网站的记录,这架“南京”号的机号为24号(照片上机尾部依稀能辨),于1934年8月9日由泛美公司交货,命名仪式于1936年10月31日在南京明故宫举行[1]。“南京”号可谓命运多舛,1937年的一次降落时起落架未打开,1939年在昆明起飞时失速,1941年由陈文宽驾驶时在台风中坠落。在每次事故之后,中航都对其进行了修缮,然而最终还是在1941年12月8日于香港启德机场彻底坠毁。虽然这架“南京”号毁坏了,但在抗战胜利后,中航将进口的一架DC-4型机再度命名为“南京”号,并由其完成了中航首次飞美任务[2]。

明信片上的其他信息

明信片画面中,飞机下方的上海市中心我们能看到许多富有时代气息的景象:1934年刚刚完工的苏州河畔百老汇大厦和河南路上的中汇大楼、福州路上仍在建造的汉密尔登大楼(今福州大楼)和5年后被拆除的老中央巡捕房,当时工厂林立的陆家嘴,等等。

此片为实寄片,贴单圈红15分1枚(符合上海寄欧洲明信片邮资),于1937年6月3日自上海9支局(卡德路)寄往意大利罗马。信文内容为在沪侨民给意大利亲人的问候。

此片为上海别发洋行(Kelly & Walsh)在1936年左右发行,是一套航拍系列照相版明信片《从空中看中国》(See China by Air)中的一枚。同套片中,还有在北平的航拍照片,如祈年殿。据明信片正面注解,这套明信片的照片版权来自中航。最末一行的注解说明这套片为从一架中航飞机上所见之中国:See China from a CNAC air liner。

今天,无论是中航的DC-2型飞机或是曾经承担无数次起飞运邮的龙华机场都已不复存在,然而我们有时却还能有幸收集到一些曾经搭载过这些飞机的航空信封。希望拙文能帮助大家在收集航空邮政史的时候,可更加直观地想象那时刚刚起步的中国航空邮政。

参考资料:

[1]中央日报1936-10-25.

[2]中央日报1947-1-25.

本文来自先睹堂主的博客,手机集邮经授权转载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p